孔子:生不逢时,或恰逢其时
来源:qq领取红包论坛 ??????? 作者:梅边 ??????? 时间:2019-09-26 ??????? 点击量58

孔子未伸其志,死,不管《左传》记载哀公和子赣的对话是否属实,但是很有意思的。

先欣赏下哀公这几句诔文的文采。语言精短,是韵文,又是散文。虽四句,形式上却是韵散错落勾连。一经读出,就化成为一种抑扬抽咽气息。历史上大家名诔文自然不少:韩愈《祭十二郎文》、欧阳询《祭石曼卿文》、袁枚的《祭妹文》,甚至主席的《祭母文》……但愚以为,鲁定公这几句,也完全有资格列在这个行列,或者这也不是真正出自鲁哀公的手笔。

孔子的出世,称得上庄子所谓的“天降斯人”。今天,我们回望孔子以来的两千多年的历史,足可印证孔子诞生的影响和地位。即使二三百年后的司马迁,在他的大作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里,和心目中,也对孔子作了这样的赞语:“自天子王侯,中国言《六艺》者折中于夫子,可谓至圣矣!”还有那句最见性情的话:“适鲁……余只回留之不能去。”这可不是司马迁的恭维。

还是说哀公的诔文。“旻天不吊,不憖遗一老。”苍天啊!你没长眼。(没眼吗?给了你孔子。);不给我留住这个圣人!(没给你吗?你不珍惜。)“俾屏余一人以在位,茕茕余在疚。”让他扞卫我一人居于君位,茕茕如在病中。茕茕这个词,让我联想起李密《陈情表》里的“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”。疚,不是哀公内疚。即使孔子去了,他的智商还达不到让他幡然醒悟觉悟的那个份。“呜呼哀哉!尼父。”叫爹了。孔子是哀公爷爷辈,但即使这样,也足见哀公对孔子的尊重亲善。“无自律。”没人约束我了,意为我再没有行动的准绳可依了。可以看出鲁哀公的悲恸吧!

但大臣子赣(子贡)却是不依不饶,一点不可怜他,恨不得要上去打鲁哀公的耳光:你在鲁国还能得以善终吗?人活着不知道珍惜,死了你后悔得五泪八行,锥心刺骨了。他老人家说失了礼仪就昏,失了名分就错,昏就是失了意志,错就是失了身份。你失了意志失了身份,你就昏就错!人活着不能任用,死了再致悼词,这不合于礼仪,自称一人,也不合于名分!国君把礼与名两样都丧失了。把个哀公劈头盖脸数量一顿。鲁哀公无言了,在这段历史面前,他确实无言了。子赣敢说,哀公无言以对。

孔子死的前两年,仿佛有预兆。王室西狩,于大野获麟。众皆不识,孔子观之,曰“麟也”。麟者仁兽,时无明主,因而出而遇获。孔子时年已七十,大盖想到自己一生的遭际命运,而生麒麟之悲。当然这只是附会传说,后人追慕孔子编造出来的。又有人说孔子修春秋,因麒麟起,又绝笔于获麟,更是无稽之谈。然则孔子真有麒麟之憾吗?

到今天,孔子思想已影响了我们足有二千五百年。两千五百年的中华文明和中国文化,孔子做出了莫大的贡献。孔子生不逢时,却泽余后世。历史如果可能,孔子再晚生就不是两千五百年了,当然再早生会更好。但再早生一定还是个生不逢时。假如今天的我们能给他的出生一个选择,那出生在哪一个时代好呢?都不会更好。我们说,还是他出生在那个时代好,他在那时出生就好。成则王侯,是站在个人的立场上看问题的。真正衡量一个人的价值,还是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。所以今天我们民族为有孔子这个人物庆幸,我们说孔子是生逢其地,生逢其时的!子云“不试,故艺”(没能得到任用,这才学会了这么多技艺),这也是孔子对自己的定位吧!孔子又说“知我者其天乎”,这天,就是历史。



上一条:
下一条:美,是一种态度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