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领取红包论坛

?找回密码
?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04|回复: 14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原创] 徒步千年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9-9-26 14:34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徒步登山,是你多年来不曾间断的习惯。
  
  你在城里经常远眺那座小山,你觉得它是你的宿命。在你还能走动的时候,你必须年年登顶。成功登顶之后,你总能从虚无的时间,进入真实的时间。你觉得那座小山与你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千丝万缕的勾连。它是你心中别有意味的一种神秘。你把这种神秘保守了多年,也信任了多年。你从来不管别人对你和你的登山不屑一顾,或者撇着嘴表示深深鄙夷,你觉得,登向高处,并把芜杂的思绪带到离天更近的地方,是正确的。在山上,你把城市一览无余。城市和小山,谁也不把谁遮蔽,你觉得这也是一种平等和信任,而你正处在这种关系中间,感觉很平稳,很满意。你在山上的感受,每一次都是新鲜到绝无仅有的。在山顶长时间喘气,调匀呼吸,你的心平静下来的时候,也是这个世界在你心中平静下来的时候。那时候,你就为自己至少找到一万个理由,让自己长时间沉默无语。
  
  你想用徒步的方式与那条上山的小路高度相容。你的理由似乎是,更多的人喜欢驾着汽车从大路上飞奔而去,但你不属于那种仗着物质便利而招摇过市者,对这个世界,你总有自己独到的态度和行为。那是一条从城市通往野外以及那座小山的大路,一年四季人来人去,拥挤和喧嚷,与城市街道上差不多。你总不想随大流凑热闹,你觉得那条小路就像被歧视被冷落的人,需要同情和怜恤,你就用徒步来抚慰小路,也抚慰自己。你担心,如果你不再从小路上行走,小路会被疯长的野草和灌木埋没,会被雨水,阳光,风,虫鸣和鸟语,渐渐擦除路上所剩无几的人迹,让小路回到混沌未开的年代,回到无法探明的蛮荒远古。
  
  从城里攀爬到到山顶,你仿佛是逆时光走回去。你在路上见到别样的荒芜和繁杂。那种别致的芜杂里面,藏着令你心潮起伏的繁华。一路上,倒回去的每一分钟都向你展开一些朝代,那些朝代,都是你很熟悉的。你因此常常产生错觉,你认为你真的在那些朝代生活过,现在不过是回溯时光重访故地。
  
  在终于没有钢筋水泥建筑物遮拦视线的地方,你见到最能代表蛮荒的黄蒿,酸枣树,蛾条木。那些草木在无休止的风中摇摆,所有摇摆着的草木上都在摇落一些朝代的阳光和尘埃。与这种古旧到悲壮的景致相呼应的是,路边零零星星的低矮的坟茔,以及庙观的残垣。坟茔上野草丰茂。而残垣,不过是若隐若现的土台和石墙。筑土台垒石墙的人好像刚刚离去,那些东西仿佛还残留着他们的体味和体温,还萦绕着一些形貌古色古香的人的说话声,但在他们转身之际,他们苦心经营的一切都轰然倒塌,只剩下启示考古者的残垣断壁。
  
  面对那些遥远而残缺的遗迹,你觉得,一千年不过是一片干枯的树叶,一万年不过是一块风化的页岩,都在阳光下干裂,破碎,发出的声音是惊心动魄的。你随之想到一个无限恰切的词汇,尘世。而你感到悲哀的是,创造尘世一词的人,简直是天地偏爱但不受众生喜爱的结果。尘世就是时间,时间就是尘世,这个奇怪的想法猛然进入你的脑子,就像神灵对你授以神谕。你发现一个凿凿现实,你怎么都不能回避。你吸进胸腔的每一口气里,都带着无数的灵魂,他们或者欢笑,或者哭泣,或者呆若木鸡,或者躺在大地上,喘着最后一丝微弱的气。那些灵魂,有草木的,有走兽的,有飞鸟的,有飞虫的,有游鱼的,总之是世间所有活物的。当然,你不否认,其中最明确无误的是人的灵魂,不可赀计。它们随你吸进的每一口气进入你的体内,在你的五脏六腑里胡游乱逛,最后都从你的鼻孔头也不回地逃逸,回到浑然的尘世里。但它们已经全面审查过你生命体的所有秘密,也带走了那些秘密。只有一点,你无法证实,你只是怀疑——那些从古到今数不胜数的灵魂在你的体内经行一遭,应该留下一些东西。是什么东西呢?太繁杂,你简直无从说起。你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,那些根据都在你读过的书和听过的传说里。
  
  现在该你默默背诵那些书和传说了。
  
  那些灵魂在你的体内留下的东西的确繁杂,囊括了人在天地间遭遇的一切。天花,麻疹,疥疮,麻风病,肺结核,破伤风,噎食病,淋病,梅毒,伤寒,疟疾,黑热病……总之都是让人短寿的,都是引发灵魂哀哭和惊惧的。
  
  另有,健壮而盘曲的腿,粗大而变形的脚,坚固而弯曲的脊梁,宽大的食肠,嶙峋但残缺的牙齿,一辈子不曾洗浴的身体,猥琐的生殖器,超强的性能力。灵巧而粗短的手指,低鼻梁平额头的脑袋。这些东西让世世代代的人相信,它们可以创造人们需要的一切。
  
  还有,穷汉羡慕富人也嫉恨富人,但若一朝成为富人,所有的穷汉都变成与己无关的低贱的穷光蛋,所有的富人,都是自己的仇敌。做梦都在想,有朝一日,一定要让自家的门户比任何一家富人的门户更加高大一些,而一旦终于高大起来,又总是常常关门闭户的……这些心思,都是让人变得可憎的毒剂。一身毒素也便罢了,那是祖传和命定的。更大的不幸是,人人头上的承载极其沉重,它们分别是上苍,父母,皇帝。天意深藏在高不可及的天空里,主宰世间的一切,拥有最高真理和至高权力,不可亵渎,不可置疑。父母是命主,把持着俗世最高道德和现实权威,是人格的模具和性格的原因,是一个人活在世上的首要责任。天意之“天”是离人最高最远的一重天,父母是最近的一重天。两重天之间,未曾死绝的是走马灯一样频繁改换的皇帝。皇帝是天下存在的重要依据,也是族群,家人和自身存在的重要依据,是仅次于天意之“天”的至关重要的一重天,与天意之“天”在伯仲之间。没有皇帝的天下不可想象,也不敢想象。所有人记忆的最远端是具有神力的存在,为人伦的存在扩开一定空间,那个神灵叫做盘古,故有“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皇五帝到于今”的汤汤之谈。若说世间尚有东西能让人尽量变得渺小且脆弱,则莫过于皇帝及其天下;若说世间尚有东西能让最渺小的生灵发现自己的荣耀与自豪,则莫过于声情并茂地三呼“吾皇万岁”,继而涕泪俱下五体投地,诚惶诚恐地道出心声“草民罪该万死”!
  
  如此重压之下,确实少有人能够直起脊梁抬起头来,由不得自己,必然低头弯腰,一生一世面朝土地,并且是低贱的草民,面对神圣的王土!不能不与草木为伍,不能不与禽兽为邻。与禽兽为邻,不但不能食肉,反而成为肉食;与草木为邻,必然终生食草,故曰“草民”。
  
  你觉得,残垣里的每一粒土,石墙里每一块严重风化的片石,都保留着许多人活着时候的掌故和他们的体热。几千年来,无数可憎又可怜的人,只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,他们并没有死。他们活着的过程,不是变得越来越挺拔,高大,健壮,勇敢,而是变得越来越渺小,越来越怯懦,越来越自私,越来越孱弱,甚至,越来越狠毒。他们的生命方向和终点就是他们面对一生也务作一生的土地。最后,他们终于全都被另一些活着的人埋葬在那里。他们管这叫归尘归土。除了埋葬死尸,那样的泥土也长出庄稼,也被垒成墙壁修成房屋,最终又被天灾与人祸刮起的狂风和泼洒的暴雨摧残得七零八落。他们终究会记得皇帝,并不记得故国。皇帝的一道圣旨,就可以让无数个家族,让无数条人命,启程于一棵大槐树。漂泊之路何其漫长,而归尘归土尽在倏忽。
  
  岂止是登山的小路的两边,甚至每一撮土的下面,都埋藏着别人的朝代,都埋着悲惨的草民们累累的白骨!但也只是动物意义上的白骨。那些草民并没有死,在广袤的大地上,他们像野草一样繁衍,也像野草一样,一茬又一茬,被帝王的欲望之火无情收割!
  
  你觉得,阳光和风从未改变,都是旧时的样子。也没有一个朝代灭亡过,不过是重修了宫殿,换了新主。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,奉行的不过是老套路。什么时候,都有穷奢极欲的国富,都有铺天盖地的贫弱。每个朝代都有信誓旦旦的帝王,要体恤天下子民,要给他们最大的扶持,但无非开仓放粮,大赦天下。一时间,皇恩浩荡,玉宇澄澈,万民匍地,感恩戴德!皇帝是要常常听“万岁”的,而喊万岁的,只能是把身家性命和子孙福祉完全寄托给皇帝的人们——皇帝怎能让他们安居乐业衣食无忧,三妻四妾,斗鸡走狗,舞文弄墨,不知天高地厚呢!
  
  你在山路两边见到许多低矮的坟堆,这让你想起,在游历秦陵时见过的巨大封土堆。你仿佛很想感受一下,一个悍厉的帝王给这片土地留下了怎样不绝的戾气或震慑力。环绕一周,你花费了一小时。一路上,你一直保持缄默。不是你已被震慑而噤若寒蝉,而是在搜寻所谓的帝王气。没有搜索到,但或者是你没有那个高感的天赋。你只在想,历时数十载,一代帝王造就了一个超级帝国的同时,戕杀了多少草民的血肉之躯,留下了多少孤孀遗子,也给尚活人间的自己,造了一座显赫的陵墓。在你看来,眼前的封土堆和远处的长城仍在哀嚎,而所有称道伟大的所谓主流宏大叙事,都是有罪的。
  
  没有活到万岁,始皇帝应该在另一个世界里哀哭。他应该遗憾的是,他首创的东西,自己未曾受用几天,倒是给后来的独夫民贼们开了一条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先河。那么多人,沿袭了他的创举,继承了他的衣钵,以万民为牲口与用具,把高度集权的泄欲游戏玩弄到极致。若论穷奢极欲心狠手毒,没有一个是比他更弱的!早知如此,始皇帝应该后悔了,他应该把天下分还给六国,让六国回到春秋,小国寡民,野心总不至于无限制膨胀,人祸总不会太重太多。再说,有百家诸子们穿透力极强的灵魂放射出来的光芒,对人间万象中广泛而深刻的残暴与暗黑无情敲打,结果总比后来只对一个人高呼万岁要好得多。
  
  但这只是空想。低矮坟茔下的死魂灵们,一直都在发出不同于殒命帝王们的哀哭。贫弱灵魂们哀哭的是,活在世上的子孙后代,日子也许比祖先们好过了许多,但压在他们头上的重荷,却比祖先们的多出许多。子孙们只有流动的财富和预支的财富,就连死亡之后埋葬遗体的那一棺土,都要花大钱才能买来的,唯物主义甚嚣尘上的地方,更多人的一生根本无需考虑私有的物质财富,那是与他们无关的。而在他们的祖先,葬身之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的,上天造就一条人命的同时,本就同时赐予了一棺葬身之土,只是,后来,连这一棺土,都被无情抢夺了。身份资格是子孙们的人生枷锁,肉体和灵魂都被那一张纸卡烙上了印记,限制着每个人肉体的活动范围,监视着每一个人的行动去向,就差全面监视灵魂在思考什么了。人活在世上,有明确而有限的边界,人人不过是笼中之物,这应该是祖先们万万想不到的!身份证,那一张人命文书里面,暗藏着咒语的。诅咒之下,万劫不复。
  
  顺着小路,边走边想,那种自由,极有魔幻色彩。
  
  离开城市,登上山顶。你在城里常常眺望山顶的地方,你在山顶已经很难找到它了,你尽收眼底的是整个城市。你想,神气活现的城市,与路上破落的庙观,其实是同一回事,所不同者,好大喜功但也动辄得咎的城市将比庙观更快地消失。若干年后,有人在洪水冲荡过的河谷里发现城市遗迹的时候,作为一个死魂灵,你会听到人们很多的说法,其中不乏无稽的猜测和煞有介事的胡诌,那时候的人们,依然保留着种种坏习惯。你将在冥冥之中看到,出土的官修县志和云空间里保存的民间县志根本就是两回事。那些纸本的官修县志无法帮助后人了解城市的今生前世,因为县志里只有流水的官员和铁打的会场,以及,参观的图片和指导的影像。但那些民间县志,对未来人类太有冲击力了,其中记载的是,关于城市,关于人,关于三灾八难,关于芸芸众生的苦乐哀愁,都被无数人的灵魂携带着,永不散失。你想说给那些后人一些真相,但你说不出,因为对后来人说,你消失了,你已经开不了口。阴阳相隔,你无法穿越。而城市,也不再是你活着的时候见过的城市,只是废墟,或者遗迹。世界变了,人和城市迁徙了。但所有从城市里消失的人,他们只是消失了,并没有死。他们的灵魂依然游荡于这一隅天地之间,竭力保佑着他们的子孙,希望免受人间邪恶的荼毒。
  
  夕阳一跃而上广袤的天空,仿佛害怕被你灵魂的锋芒刺破,从而露处乌黑的原形。而你,即便站在山顶,也没有与今天的日子相逢。你知道自己没有走出任何一个朝代,因为所有名称不同的朝代,其实都是同一回事。但这不是你的错,错就错在,所谓朝代,不过是同一本戏文的不同脸谱的演出,看似新鲜,但实际上你能把戏文背诵得滚瓜烂熟;哪怕是最蹩脚的演员,对属于自己的演出,都是兴味十足的。你觉得自己很可笑,城市很可笑,所有人都很可笑,因为所有人都在麦比乌斯环上朝着理想奋力奔跑。世界日新月异,但在朝代不灭的地方,时间向后退去了。
  
  徒步下山,但你又不想走回头路,你很害怕那种死气沉沉且毫无希望的重复。尤其是,你绝对不想回到你很熟悉的朝代里去,余生有限,你希望陈旧到开始腐朽的一切灰飞烟灭,让天空换上真诚而自律的阳光,让大地呼吸到新鲜无毒的空气。你相信这一切都不是空想,毕竟,你的每一次徒步登山,都在测试弃旧图新的全新程序。
  
  你决定从那条大路上回到城里去。但你坚持不乘车。你要在柏油路上边走边想,关于死而不僵的超级王朝,关于生机勃勃的蕞尔小国,关于斩落王权于大同前夜,关于贫弱的人们从孱弱的草地上抬起头来,直起腰来,像一棵棵独立的大树。还有,历史是关于你的历史,是关于所有人的历史,而不再是帝王的历史。那种历史终于被后人写进教科书,那样的教科书,终于融入关于世界的真实叙事。
  
  在你尚存人世的时候,你很老了,但你还能指着那座小山,给年轻人们说:那个山顶,车到不了。有时间的话,你们要徒步上去。你们会看到城市的历史,也会看到城市的未来,看到你们的未来。不会再有帝王陵寝的超大封土堆,也不会再有无数平民低矮的坟堆。也没有帝王和平民的区别。所有人的生命,最后都将付之一炬。
  
  你还说:希望你们,不再重复我们所经历的,但要提防所有人必须提防的。你们更要珍惜你们争取到手的。无尽的时间里,觉醒的祖先将祝福你们,公平和正义将保护你们。
  
  “你们一定比我们活得更好!”踏上公路之前,你在心里这样补了一句。
  
  2019-9-24


? ?? ?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2#
发表于 2019-9-26 14:52 | 只看该作者
先坐沙发,稍后品读。
3#
发表于 2019-9-26 16:04 | 只看该作者
李兴文的《徒步千年》,采取的是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叙述事件;关涉的事件是与登山有关的,既写见闻,又写感受,尤其是个人化的思考,触及关于生命等命题,情怀悲悯,思考深入,不仅视野开阔,而且引人思考。来拜读,问好。
4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6 17:11 | 只看该作者
刘彦林 发表于 2019-9-26 16:04
李兴文的《徒步千年》,采取的是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叙述事件;关涉的事件是与登山有关的 ...

谢谢彦林版主,并祝彦林秋日快乐!
5#
发表于 2019-9-26 17:47 | 只看该作者
你还说:希望你们,不再重复我们所经历的,但要提防所有人必须提防的。你们更要珍惜你们争取到手的。无尽的时间里,觉醒的祖先将祝福你们,公平和正义将保护你们。
  
这些话有点《圣经》赞美诗的味道。也让人想起《瞻对》的主旨。乐观和温情的态度可以让灵魂得到安宁。欣赏。
6#
发表于 2019-9-26 18:01 | 只看该作者
兴文的散文,阅读着总让人愉悦,不错的文章,下午好
7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6 18:57 | 只看该作者
川媚 发表于 2019-9-26 17:47
你还说:希望你们,不再重复我们所经历的,但要提防所有人必须提防的。你们更要珍惜你们争取到手的。无尽的 ...

过于冷峻和哀莫,无益于健康,我在考虑改变!
谢谢川媚版主抬爱!
8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6 18:58 | 只看该作者
云南张礼 发表于 2019-9-26 18:01
兴文的散文,阅读着总让人愉悦,不错的文章,下午好

谢谢张礼文友,并祝张礼秋日快乐!
9#
发表于 2019-9-26 23:12 | 只看该作者
九月九快到之时,读此文真想去登山!
10#
发表于 2019-9-27 08:24 | 只看该作者
占个座,回头来听。
李老师,秋安上吉。
11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7 08:43 | 只看该作者
恩和 发表于 2019-9-27 08:24
占个座,回头来听。
李老师,秋安上吉。

秋色尚好,恩和当有明丽心境。兴文并致诚挚问候!
12#
发表于 2019-9-27 10:03 | 只看该作者
真正抵达高处的人,他才能看清楚低处。所谓高低,除了具有隐喻色彩的地理所指,再就是人思想境界的高低。更为重要的是,人抵达高处的过程和体验,比如徒步。它的现实意义很容易让人想到指涉隐喻意义。在这儿,速度的意义成为徒步的对立面,正如徒步所生成的体验和认识。而在此所认联想观照的历史更迭中,那些权利、私欲,以及一切不平等所造成的人间苦难,都能被认知到。这种认知本身 ,就给人们提供了人类公平正义平台的视点。欣赏,问好。
13#
发表于 2019-9-27 14:48 | 只看该作者
那个,兴文老师的这篇文章,也有向上的部分么。嘿嘿。
所以说呢,悲情与向上,是文学的共存。
你说那么多大部头,我都没怎么好好读过。我喜欢诗三百里面的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: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多美啊,还有《关雎》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”是悲情的么,不是呀。对不?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. ”一句“思无邪”,就是文学最纯净的美好与向上。
跟老师抬杠了啊。

14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7 15:27 | 只看该作者
冷晰子 发表于 2019-9-27 14:48
那个,兴文老师的这篇文章,也有向上的部分么。嘿嘿。
所以说呢,悲情与向上,是文学的共存。
你说那么多 ...

过于平静即不正常,有所争持才显生机。冷晰子如此理性讨论,难得难得,兴文唯有致敬!
15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7 15:35 | 只看该作者
房子 发表于 2019-9-27 10:03
真正抵达高处的人,他才能看清楚低处。所谓高低,除了具有隐喻色彩的地理所指,再就是人思想境界的高低。更 ...

房子所言极是。公平正义应该是人类共同秉持的价值观,但不幸,部分人类并不具有这方面的思考能力,更没有争取的勇气。更有甚者,更多不幸的人依然处在非公平非正义的环境中而不自知,还要赞美、歌颂造成不公平不正义的原因!
文明对人提出的基本要求并不仅仅是道德规约,而主要是所有个体人的见识和思考能力铸就的创造力!
谢谢房子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qq领取红包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????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??

GMT+8, 2019-10-2 19:31 , Processed in 0.031426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?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